世界級鎢礦再增儲量 向深地進軍有規可循

2017-03-13
 近日,江西省地質礦產勘查開發局912隊探索江西朱溪鎢銅礦主礦體邊界及礦區北東方向潛力區,估算新增鎢礦(WO3)資源量57.85萬噸,這標志著世界最大鎢礦資源量估算增至344萬噸。早在2016年1月5日,江西省國土資源廳對外公布,912隊在朱溪地區開展深部找礦的過程中,依靠地質研究、物化探技術、鉆探工程三大要素,綜合研究深部三維空間的找礦信息,探獲333+334鎢礦(WO3)資源量286萬噸,另外提交共生銅10萬噸、伴生銅礦資源量22.44萬噸、銀礦資源量1165噸等,探明了世界最大鎢礦。時隔一年,這個數據再次被刷新。     “從理論上講,地球內部可利用的成礦空間分布在從地表到地下1萬米,目前世界先進水平勘探開采深度已達2500米~4000米,而我國大多小于500米,向地球深部進軍是我們必須解決的戰略科技問題。”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科技創新大會上如是說。誠然,以往在區域勘查程度低的地區長期無法取得找礦進展時,則會選擇戰略轉移,尋求新區突破。但隨著勘查程度越來越高,地表礦發現可能性減小,找礦難度越來越大,“走為上”的策略就不奏效了,必須向深部第二空間要資源,尋找隱伏及埋深較大的礦床。在國土資源“十三五”規劃提出“深海、深地、深空”重大戰略的背景下,如何合理科學地開展深部找礦工作顯得格外重要。     地質研究是塔之基石在朱溪外圍的找礦過程中,912隊極其重視地質綜合研究,將研究工作貫穿找礦全過程,緊密結合實踐,不斷更新修正已有的認識,同時進一步指導找礦工作的開展。     在立項伊始,技術人員通過全面收集區內地物化遙等321份資料,進行二次研發。通過綜合分析,項目組發現區內的成礦地質條件良好,有利于孕育礦產,且化探資料顯示存在若干處異常,有找礦線索;同時,在礦區內已開發的老礦山內,開采深部多在500米以內,礦體并沒有控制到邊界;礦化蝕變向深部有增強的趨勢,水平及垂向上礦化有一定的規律可循。由此,項目組認為朱溪地區及深部的找礦潛力巨大。在找礦工作沉寂已久的深山中,912隊在線索最強的部位大膽布設了首批1000米以內的鉆孔,其中一個鉆孔成功見礦。技術人員堅定地認為礦體往深部尚有延展,決定乘勝追擊,一個1700米的深孔被列入實施計劃。但由于鉆孔中的礦體厚度不大、品位較低,深孔的成本及周期過長,反對聲音頻頻出現。基于技術人員對找礦信息進行了有效總結及充分論證,頂著壓力實施了深孔,在深孔中發現了298米的高品位白鎢礦。最終,912隊的技術團隊通過對礦區地質特征及成礦機制的研究,發現朱溪礦區具有“三位一體”的成礦模式,突破了傳統矽卡巖型鎢礦床類型,形成了獨特的“朱溪式”矽卡巖型礦床。     由此可見,深部找礦的探索性極強,必須緊密結合找礦實踐,不斷歸納總結,進行地質研究。在朱溪深部找礦過程中,技術人員正是沒有盲目套用找礦“公式”,將自主地質研究貫穿找礦全過程,才最終厘清了“朱溪式”的成礦模式和找礦模型。     物化探技術是驅霾燈火找地表礦、淺層礦階段,地質人員通過跑地表就能發現礦化信息,甚至直接發現礦產。但是戰場轉至地下500米~2000米時,僅憑地表識別就成為天方夜譚,被地殼阻隔的深部復雜多變,人類的感知無法涉及。物探、化探技術,以及航磁、遙感技術就成為了找礦人員的千里眼、透視眼,讓他們能夠俯瞰廣袤的大地,洞察深遠的地層。     朱溪深部找礦中,在區域上發現了一大批物化探異常,物探異常主要有重力異常、航磁異常、地磁異常、激電異常,化探異常主要有土壤地球化學異常、水系沉積物異常。物探技術指示了深部存在中酸性巖體或礦化矽卡巖,這兩項是形成矽卡巖型白鎢礦的關鍵要素,并由鉆探揭露到巖體驗證了其準確性,揭示了可能存在含硫化物地質體的位置,硫化物是大部分重要金屬礦產的主要存在方式。化探技術則成功圈定了多處找礦利好的區域,其中就包括朱溪地區,并在物化探的進一步工作基礎上,預測朱溪地區北東方向仍有較大找礦空間。     正是基于物化探工作,通過綜合分析,技術人員才優選出找礦靶區,預測礦體位置,指明找礦方向。但由于深部成礦條件的多樣性、礦體結構的復雜性以及技術反演的多樣性,單一學科所提取的都是間接信息,存在局限性,必須多學科搭配、互相協同、取長補短,包括物化探技術和地質學,以及高新的航磁與遙感技術。     鉆探工程是登頂云梯物化探等技術提供的只是一種找礦信息,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。要捕獲深部礦體,就要靠大密度的深部鉆探。截至2016年底,朱溪礦區共實施鉆孔44個,累計鉆探工作量60718m。其中孔深1000米~1500米的鉆孔12個,1500米~2000米的鉆孔16個,超2000m的鉆孔6個,最深鉆孔2222.8米。礦區地層結構復雜,主要為碳酸鹽巖,局部有巖溶發育,施工難度大。施工隊伍技術力量過硬,不懼挑戰,在施工中大膽創新,改進工藝技術,總結了慎用重配套鉆探設備、增大鉆頭外徑、提高鉆探效率、重視孔斜、選用沖洗液等經驗,創造了江西省固體礦產勘查深部鉆探第一的業績。     科技的變革是助推人類沖破思維藩籬禁錮的動力。回想在鉆探工藝落后的年代,鉆探深部不過500米,又有哪位技術人員敢于將目光指向深部?那好似癡人說夢。如今,鉆探工藝的迅猛發展,直接助推了找礦突破。     但是對比而言,我國的鉆探工藝與國外還是有較大差距。我國己有礦山的勘探深度絕大多數不超過500米,因此開采深度一般在500米以淺,而南非金礦勘探深度已超過5000米,開采深度已超過4000米。試想,當我國鉆探技術及礦業開采等配套領域與時俱進、迎頭趕上之時,礦產勘查又將是另一番景象。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江苏快3计划软件